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全球药业资讯 > (转贴)蒿甲醚治癌,值得一试(来源:新民周刊)

(转贴)蒿甲醚治癌,值得一试(来源:新民周刊)

作者:沈嘉禄 选稿:秋枫 / 2015-08-12

(转贴)蒿甲醚治癌,值得一试(来源:新民周刊) 作者:沈嘉禄 选稿:秋枫

美肤国际药品商城 / 2015-07-18


(转贴)蒿甲醚治癌,值得一试(来源:新民周刊) 作者:沈嘉禄 选稿:秋枫

/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.china.com/

蒿甲醚是被证明有实效的中草药制品,但推广时遇到的阻力却远不止是对中草药的误解与贬抑。

沈善增是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,以小说创作驰名于世,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国学未热之前埋头研究老庄的经典,并有多种全新视角的著作挑战前人观点,引起知识界的关注和好评。同时,他对传统医学也颇有研究,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医中药的实践与理论探索,并运用自己所学的多种传统医术为作家及读者服务。前不久他获悉一位文友患了肺癌,已进入中晚期。医生原来预判他只有三个月的生存期,但接受化疗以后,已活了半年,最近半年他还在积极创作、修改长篇小说,目前状态还可以。沈善增通过电子邮箱发函给他,向患者推荐了一只广谱的,长期使用基本无副作用的治癌特效药——蒿甲醚皮下注射剂。沈善增对记者称,这类价廉效显的中药制剂,似乎遭到了选择性的忽视与遮蔽,这是中国医学界式微现状的真实反映,背后可想象的空间颇大,此种现象的发生是很不应该的。为此,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 

蒿甲醚皮下注射剂的另类功能

 

记者:蒿甲醚皮下注射剂应该是从中药中提炼出来的吧,但我没有听说过此药能治癌。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信息的?

 

沈善增:此药是一位老首长的儿媳几年前向我推荐的。她母亲十多年得了恶性程度很高的癌症,医生说只有两个月的生存期,有人推荐了此药,两个月后去检查,癌细胞完全消失。说这话时老太太还健在,已经90多岁。此后,她向许多生癌的亲友推荐,效果都很好。

 

记者:蒿甲醚皮下注射剂是专门用于治疗癌症的吗?

 

沈善增:蒿甲醚是从蒿草中提炼出来的,原来是抗疟疾的特效药,因为据病家反映,此药长期使用无副作用,所以进行研究,结果发现是广谱的抗癌药。

 

记者:抗疟疾的特效药用于治癌,是不是有点死马当活医的味道?

 

沈善增:不是,用它来治癌是有科学道理的。我们知道,目前用于临床的抗癌药(化疗)的严重后果,就是药物的副作用,不仅患者在接受化疗时非常难受,而且会导致免疫力极度低下,乃至全身衰竭,等不到癌肿来夺取生命(如转移到脑部昏迷致死,转移到肾脏尿毒症而死,还有导致门静脉高压破裂喷血而死等),就因所谓并发症死亡,现在有基本没有副作用的抗癌药,这不是癌症患者的福音吗?

  记者:没有副作用并不等于一定对癌症有疗效啊!

 

    沈善增:是的,我想这也是所有读者可能产生疑问的地方。且听我说,我当时就想把这个信息贴到自己的博客上。但那位女士表示,一旦为大多数患者得知,担心药涨价。蒿甲醚原来6元一支,当时已涨到9元一支,涨了50%,虽然与其他抗癌药比起来,药价非常便宜,但考虑到此药有些患者长期使用,有癌治癌,无癌防癌,同时,它又是抗疟疾的特效药,而疟疾患者多数在农村,蒿甲醚药价一涨,会加重患者的负担。尊重她的意见,我就把联系购买蒿甲醚的方法记在通讯录上,有机会就向人推荐。

 

    医患双方对此药的态度意味深长

 

    记者:现在的医生接受、传播信息也是很快的,我想目前医院里的癌病专家们也一定知道这个信息,他们对这味药的态度如何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让我感到纳闷的是,我将这味没有副作用、又便宜的抗癌特效药向有些病人推荐,癌症患者却兴奋不起来,有的干脆拒绝使用,还有的买来用了几针就放弃了。结果呢,都在接受化疗后速速离世。我遇到的知音,严格说,蒿甲醚遇到的知音,是潘肖珏教授。她原来是国内有名的公关策划专家,5年前患了恶性度最高的乳腺癌,而她当时还不慎股骨骨折,如果术后接受化疗,那就雪上加霜,即使能活三五年,也只能瘫在病榻上,毫无生活质量。兵至死地而后生,她背水一战,用研究学问的理性与钻研精神,研究出了一条抗癌的活路,还写出了一本书《女人可以不生病》,书中公布了她研制的抗癌食谱。现在,已成了养生专家。她一听就对我说,蒿甲醚是有道理的。

 

    记者:她本人使用过蒿甲醚吗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她当时可能还没有用,不过她研制的抗癌食谱和蒿甲醚的药理是一致的。目前,国际最先进的抗癌理念,就是变攻癌(手术、化疗、放疗),为改变身体环境,使癌细胞没有生存的土壤。研究表明,癌细胞只能在酸性体质条件下才能生存,在弱碱性体质条件下,癌细胞就会自然死亡。她就是根据这个原理,研制抗癌食谱,救了她的命,现在正在挽救更多人的生命。

 

    记者:她不吃药,光靠食谱就能战胜病魔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她没接受化疗,没用攻癌的药,并不等于她不吃药,这看她的书就知道了。她还非常关心国内外治癌的最新动态。所以,我一说蒿甲醚,她就说,她看到最新的资料,美国已经从蒿草中提炼出青蒿素,制成片剂,作为抗癌特效药,原理就是青蒿素可以变酸性体质为弱碱性体质。青蒿素片剂1000多美元一瓶,在美国的抗癌药中算是相当便宜的,但它是片剂,效果肯定不及针剂。蒿甲醚原是抗疟疾特效药也有道理,因为蚊子只叮咬酸性体质的人,不叮弱碱性体质的人,可能疟原虫在弱碱性体质人的血中也不能生存。
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但直到这回我收到那位文友的回信,才明白以前的患癌症的朋友不用蒿甲醚的可能的原因,也是我不得借此机会呼吁一下的原因。他说,他现在接受的化疗,是使用一只价格非常昂贵的进口新药(好像是800多美元一支,每天一支),他现在是以接受临床试验的方式用药,所以是免费的,否则他根本用不起。但接受临床试验,为观察疗效,必须承诺不使用其他的药物治疗。目前情况还可以,如果药物产生了耐药性,不起作用了,停药后再用蒿甲醚。

 

    记者:这么说,**的价格对患者选择药物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是的,之前那些拒用蒿甲醚的患者,可能与医院也有类似的协议,或者并没有享受临床试验的优惠,但医生也告诫不要混用其他的药物,他们就唯命是听,结果错失了生存的机会。

 

    记者:药物不能混用,这有道理吗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我回信说,首先,我在药厂干过,也在医院蹲点写作,知道接受临床试验的规矩,医生提出不要同时用其他药物治疗,是合理的,即使不是参加临床试验,要求患者在一段时间里只接受一种治疗方案,也是合理的。但医生所指的其他药物,是指同一类作用的药物,例如同一类攻癌的药物,而把酸性体质改变为弱碱性体质,本来通过食疗(日常饮食)也能达到(潘肖珏教授就这样做到了),蒿甲醚只是使作用更快一点,所以,使用蒿甲醚不能视作使用其他的抗癌药。而癌症的危害性正是在病程发展快,改变体质的进程也许赶不上癌细胞的发展进程,所以,使用蒿甲醚越早越好,刻不容缓。

 

    我们需要重建对中医中药的信心

 

    记者:但现在的情况是,很多病人对价格低廉的中药并不信任,他们认为越是昂贵的药物,效果可能会更好。

 

    沈善增:这其实是一个误会。再听我说,其次,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,抗癌药最大的负面作用是摧垮了人的免疫系统,而不仅是通常所认为的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杀死了大量的好细胞。免疫系统是抑制癌细胞的主力军,因此,使用抗癌药往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一开始作用很明显,肿瘤不再生长,甚至缩小了、也有消失了的,但使用一段时间,抗癌效果不明显了,再接着,癌肿爆发性生长,一发就不可收拾。

  

    记者:是的,原因可能就在于抗癌药摧垮了免疫系统,已有的癌细胞杀灭了,新生的癌细胞却没有免疫系统去控制、抑制,就疯狂生长。

 

    沈善增:抗癌药不是抗生素,没有什么耐药性。出现所谓的“耐药性”,就是抗癌药把自身免疫系统摧残殆尽,那就来不及了。所以,抗癌药用到一定程度,病情稳定了,应该赶快停药,尽可能多保留一点自身的免疫系统,抓紧这段休整期,改变自身体质环境,对残存的癌细胞来个釜底抽薪。如果期望抗癌药把癌细胞赶尽杀绝,毕其功于一役,那适得其反的概率是非常大的。这方面有沉痛的教训,说起来令人心里难过,就不说了吧。

 

    那位文友还问到蒿甲醚是否有片剂,因为打针一是麻烦,二是长期注射,皮下可能出现硬块。我回答他,凡针剂都可以口服,只是通过胃来吸收,效果可能差一些,那就用量加倍。最近听说蒿甲醚有片剂,国内也有青蒿素的片剂,用来抗疟疾的,价格应该比进口的低得多,可以到网上查一下。

 

    记者:一般医院里能配到蒿甲醚吗?医生会给病人配这类中药吗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蒿甲醚的主要市场在农村,至今我还没听说上海的医院有配蒿甲醚的,药店里也没有卖。

 

    我知道昆明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目前仍在生产蒿甲醚注射液,读者可向他们先咨询一下。厂家会告诉你这是抗疟疾药,用于抗癌,临床试验结果还没有出来,你要用可以,但厂家概不负责。生产蒿甲醚的厂不止这一家,但这家是朋友向我推荐的,还是有信誉的。

 

    记者:我们在此申明,本刊在此无意给药厂做软性广告,请读者自己把握。也可通过多条渠道打听。另外我们想问:蒿甲醚的原料是什么?

 

    沈善增:蒿甲醚的原料就是蒿草,这种植物在农村田间多的是。鲁迅诗曰:“万家墨面没蒿莱”,诗中的蒿莱就是蒿草。读者可自己到中药店去买,买不到的话也可能去农村去采摘,弄来煎茶喝,或许也有用,不妨一试。

 

    记者:照你所说,这确定是一种有效的防治癌症的草药?现在我们媒体不敢向读者推荐或介绍草药之类的东西,更不敢介绍民间偏方。因为大家知道,今天有不少所谓民间的神医以营利为目的设置骗局,不仅败坏了中医的名声,还给病人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害,读者对此不信任是有原因的。

 

    沈善增:对张冠李戴的事,我在此也不想扯得太远,但我觉得也不能像倒洗澡水时一并将孩子倒掉。中医中药不是哪个有“科学家”头衔的说是“糟粕”、“伪科学”能否定得了的。另外,由攻癌改为调节身体酸碱度,消除癌细胞生存环境,是国际治癌的最新潮流、最新研究成果,但我却是从朋友发来的许多电子邮件中知道的,国内的医院好像对这消息是“封锁”的,这里有没有利益的驱动?我不敢说。因此,蒿甲醚是被证明有实效的中草药制品,但推广时遇到的阻力却远不止是对中草药的误解与贬抑。

 

    中晚期癌症可以完全治愈,但必须转变观念,其他的疑难杂症乃至绝症,亦复如是。观念不变,生了病把自己全部交给医生,在目前国内(也许还不止中国大陆,是世界性的)医务界唯利是图,医德、医技严重滑坡的情况下,“合理”的结果是使自己死得更快,一场病导致家破人亡。因此,我要推荐大家去看潘肖珏的《女人可以不生病》与她刚推出的新书《我们该把自己交给谁》。无论你是否生了病,无论你生了什么病,我觉得都该看一看,因为,比她战胜绝症的经验与那些食疗、心理治疗等方案更重要的,是她展示了一种人生态度,一种生存哲学,她现身说法地告诉我们,健康首先是心理健康,生病归根结底是心灵染病,而战胜疾病的根本动力还在我们自身的生命潜能。

 

    与癌共舞

 

    养生传奇潘肖珏

 

    主笔/胡展奋

 

    扼住谁的咽喉?扼住癌的咽喉。

 

    这位传奇女性叫潘肖珏。大学教授。5年里,面对接踵而至的股骨头坏死、乳腺癌、冠心病三大死亡威胁,她“信医而不盲从”,关键时刻“我的生命我做主”,放弃化疗和放疗,跨过了5年生存期,著书演讲,轰动“上图”和广播电台,被无数患者尊为“养生教母”。

 

    春节前夕,我们见到了这位曾被判“必死”而不死的勇敢女性。

 

    “杀敌一万,自伤八千”的生意,不做

 

    开朗的性格,睿智的谈吐,眉宇间明显地“自说自话”(沪语独立主张很强的意思)的神情都有助于我们迅速进入话题。

 

    “可以直接称呼‘癌’吗?有的病人很忌讳。”我询问的时候顺便观察她的心态。一般而言,癌症病人对这个字都非常过敏,不料她却非常坦然——

  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直呼其名呢,我不忌讳”,她很放松地笑笑,癌字原来读如“炎”,医界为区别“炎”,就把它读为ai。21世纪的人类,可以**穿梭太空,但仍然无奈癌症。也许过于凶悍暴虐横行,无论拉丁文cancer,还是希腊文karkinos,癌,均为“螃蟹”的意思。癌就是蟹。张牙舞爪的恐怖。汉语凡病症,均以疒为部首,所以在“疒”之下,放上三个骷髅头,以示癌字,足见其可怕。外界盛传我不怕癌,这就不对了,没有人不怕癌。我怕它,但没有吓趴了。这才是事实。

 

    新民周刊:您的两本著作《女人可以不得病》和《我们该把自己交给谁》影响甚大,据说您的病还是自己发觉的?

 

    潘肖珏:是个偶然。2005年4月我因骨折住进骨科病房,认识了一个病人叫永美的,卧床时偶然发现自己的乳房有小硬块,一查居然是乳腺癌。我当时也下意识地关注自己的乳房,也发现小硬块,后来一查居然也是癌,而且是相当凶险的一种:Her-2强阳性乳腺癌,并腋下淋巴转移,中晚期。医院预言的生存期为一年半左右。

 

    新民周刊:关于你众多的传说中,最令人瞠目的是手术后放弃化疗、放疗。你真这么做的?这不是弃生么?你是否想过,这样做的后果应该全部自己承担?

 

    潘肖珏:我的确放弃化疗和放疗。但没有放弃治疗。其背景是这样,我患上癌症的同时,还患上了股骨颈骨折和冠心病,三者都是重症,而且治疗用药都是相互冲突的,事实上我试过化疗和放疗,但一试就不行,心脏病当场发作,接着肝、肾等主要脏器纷纷亮出红灯,这就告诉我们,再蛮干就是“杀敌一万,自伤八千”了,难道真要我们“生命不息,化疗不止”?过度的化疗是否使自己走向反面?很多人就这样,以惊人的意志死于观念——“冒死杀癌”。结果是癌细胞杀光了,自己也走向末路。我不干这样的傻事……

 

    新民周刊:慢。你说没有放弃治疗,以你当时情况,放弃了化疗、放疗等现代化医疗手段,不就等于放弃治疗?您总不能以辅助治疗替代主流治疗吧? 

    潘肖珏:不,我走的第一步首先是好好研判我的病。我这Her-2强阳性乳腺癌,复发概率大,死亡率高。那是5年前,我狂搜互联网,发现Her-2强阳性乳腺癌有个特点,那就是对化疗并不敏感,“不感冒”,也就是说,这种癌细胞不怕化疗(不过,现在已经有了治疗这一乳腺癌的靶向性化疗药),而且我体内的正常细胞倒要因为化疗而“赔命”,到头来很多Her-2强阳性乳腺癌的患者,很可能不是死于癌症,而是死于化疗……换句话说,“杀敌一万”,自伤翻倍!这样赔本的买卖还要做吗?! 

    我找到了放弃化疗的理论依据,接着又在网上发现,最新科研成果表明,“月见草油”将成为治疗Her-2强阳性乳腺癌的利器。月见草以北美产地最良,我请温哥华的同学给我捎来最优的月见草油胶囊。   

    这是我治癌的三种兵器的第一种。其次,我注意到了硒。硒抗癌。它是一种微量元素。其根本的抗癌原理就是“抗氧化”。硒的功效就是清除过剩的氧。但服用多少剂量的硒呢?我反复查阅资料,根据我的病况,安全剂量应该是每天400微克。我的第三种“兵器”是彻底改善体液酸化状况。当下有个科学数据不容怀疑:酸性体质不一定患癌;但是癌症病人却百分之百是酸性体质!

 

    国内外科学家目前的共识是,百病皆从“酸化”始,像癌症、痛风、消化道溃疡、顽固性便秘、高血压、糖尿病……都和体质酸化关系密切,酸性体质甚至会损伤孩子的智力。英国牛津大学曾经对42位儿童做过跟踪调查,结果发现孩子大脑皮层的碱性越强,智商越高。反之则智商越低。

 

    但酸性体质是可以改变的,我同样从网上查到,美国、日本肿瘤专家大声疾呼,改变酸性体质,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是补充甲壳素(医学名几丁聚糖)。

 

    要学会和癌和平共处

 

    潘肖珏在大学任教的是公共关系学,其著作《公关语言艺术》在学界声誉卓著,曾再版四次,因此和其语言交流相当酣畅流利,我说,你的自我康复之路,与其说是方法的胜利,不如说首先是思维的胜利,比如,社会上众多的Her-2强阳性乳腺癌症患者都乖乖地服从化疗,即使无效,也服从;你居然会找到 Her-2强阳性乳腺癌对化疗并不敏感的科学且权威的依据、从而回避了作茧自戕的化疗;又如“月见草油”,互联网首次发表科学成果的时间是2005年11月3日,你居然在11月10日就发现这条信息,与其说是互联网的胜利,仍然不如说是你思维的胜利——你相信科学平台、相信人类智库的力量。

 

    但是,对于改变人类体质,笔者觉得应该是个多种学科共同合作的大课题,潘肖珏的“先行先试”能有积极结果吗?

 

    我向潘肖珏提出疑问,潘肖珏的回答令我吃惊——“人类的体质已经在改变中”,她说,比较一下肠子就知道,肉食动物如老虎,肠子又短又直,我们知道,肉是浓缩性食物,无需很多肠子去慢慢消化,而且肉易腐败酸化产生毒素,所以造物主给老虎短肠,使肉的残毒在肠子里不会停留太久;人类的肠子则要长得多,大约30多尺长,光大肠就长5尺,因此适合人类的食物显然不是肉类,而是素为主,荤为辅的杂类,但是现在的风气却是嗜荤如命,营养(蛋白质、脂肪)普遍过度,体质普遍酸化,弱碱性的正常体质只有10%,所以,“人类的体质已经在改变”,是劣质化的改变,是退化,不是进化。

 

    新民周刊:这,有点玄。事实上你怎么知道自己的体质酸化还是碱化呢?人又不是做大饼的面粉,想着了放点食碱,想不着了放点醋?再说,出了李一、出了张悟本,大众对“非医院疗法”都有点——你懂的……

 

    潘肖珏:(笑)中国的事,总是容易“一种倾向掩盖着另一种倾向”,我们要搞清楚的是——是李一和张悟本自身出了问题,而不是中国传统医学或包括自然疗法在内的“非医院疗法”出了问题,比如食疗本身是不容置疑的科学,但是你滥用食疗超过了科学边界,喝水过度都会“水中毒”,你怎么可以因此而指责食疗是“巫术”呢?

 

    至于如何知道自己体质的酸碱度,简便的,试纸可以测唾沫。标准的方法可以去医院验血测试。正常人血液的pH值在7.35~7.45之间,为弱碱性体质,但这部分人只占总人群的10%左右,更多人的体液的pH值在7.35以下,医学上称为弱酸性或酸性体质者。一般来说,大量肉食,是体质酸化的主因。

 

    “酸性致癌”的过程是,当细胞的生长环境持续酸化时,一部分细胞固然会死亡,但另一部分细胞为了适应酸性环境,却变成了异常细胞而生存下来,这部分异常细胞称为肿瘤或癌细胞。

 

    我因此明白了,迅速改变自身的酸性体质已刻不容缓,于是继“月见草油”胶囊和硒剂后,“甲壳素”立马成了我的“第三种兵器”,它又名几丁聚糖,初服一个月后,我突然感到很不舒服,乏力,咨询了专家知道是“好转反应”,再坚持了半个月后,我身体突然感到出奇的轻松和精神饱满,直至现在。

 

    新民周刊:也许,您是对的。但是患了癌症,患者往往没有专业知识,我们该把自己交给谁呢……

 

    潘肖珏:尽信书不如无书。尽从医不如无医。隔行如隔山,但是“隔行不隔理”。比如对待肿瘤的态度,西医一向主张赶尽杀绝,我认为是不妥的,因为如果体质是强酸性的,癌细胞杀光了还可以再生,因此,有部分专家主张和癌“和平共处”,国医大师裘沛然就是这一学说的代表,他们不主张“严打”、“暴打”,而是营造弱碱性的环境,有限地使用化疗,让异化了癌细胞渐渐从良,我是接受这个主张的,也是这个主张的受益者,原定一年半的寿命,现在已经跨进第六个年头。所以我要说,病了,把身体交给医生,但不完全交给医生。具体内容请看我的新著《我们该把自己交给谁》

 

    新民周刊:谢谢接受采访。谢谢给了我们新思维!

/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.china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