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全球药业资讯 > 【科学证明爱和恨可以双向改变DNA】

【科学证明爱和恨可以双向改变DNA】

美肤国际药品代购商城 / 2016-03-03

  

 

毕业于伦敦大学的生物化学家格兰·瑞恩(Glen Rein)有惊人的发现,显示DNA会对人类意识产生直接反应。一开始,当细胞即将分裂或受损时(也就是已经死亡) ,DNA会自行解旋;而当DNA进行自我修复时,又会盘卷成螺旋状。DNA的卷曲或解旋都可以直接测量,方法是看DNA吸收了多少两百六十奈米的光。在这些了不起的实验中,瑞恩博士从数个人类胎盘取出活的DNA放入去离子水中,再把混和液放进烧杯里。接着请几个人光靠意念,全神贯注地试着盘卷或解旋DNA。结果,实验组的改变比率在百分之二与百分之十之间,而没有人尝试以念力影响的对照组只改变了百分之一·一。这表示人类的意念,至少会对人类的DNA发挥双重效应。

格兰·瑞恩的发现证明了人的意念与DNA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受试者之间如果脑波模式的同调性最高,改变DNA结构的能力也最强。相反的,情绪特别激烈的人(也就是脑波非常不同调) ,则会使DNA所吸收的紫外线产生异变,出现在波长三百一十奈米的这个变化,很接近波普所发现的那个神奇的三百八十奈米波长。此外,生气的人也会使DNA蜷缩得更厉害。这两种效应都很不寻常。瑞恩表示,光的波长之所以会变成三百一十奈米只有一种解释,那就是DNA分子的一个或多个碱基的物理化学结构产生变化。也就是说,我们的意念可以在DNA结构里产生实际的物理和化学变化,也能卷曲或解开DNA。这个微生物学的证据,证实了生气的情绪与致癌组织的生长确实有关联。这项证据意义重大,重要性不亚于治疗癌症。

另一个例子则是把DNA放在脑波同调性高的人面前,但是受试者不要有改变DNA的念头,结果DNA样本的卷曲与解旋都没有任何变化。换句话说,只有当受试者想要改变DNA时,DNA才会改变。这表示改变DNA的,极有可能是人类的意念。路·奇德博士(Lew Childre) 可以在距离实验室一哩半以外的地方,使实验室里的DNA盘卷或解旋;维拉利·沙迪林(Valerie Sadyrin) 可以从莫斯科的家里,卷曲瑞恩博士加州实验室里的DNA,而且只花了三十分钟。瑞恩博士表示,这种可以产生同调脑波﹑直接影响DNA的能量有一个关键特性,那就是爱。虽然不同的治疗者所使用的技巧看似大不相同,但是他们都需要全心投入。

这些发现的含义重大,制造DNA魅影,以及把光储存DNA分子里的显然正是源场。在瑞恩博士的实验里,一开始看起来好像是我们的意念改变了DNA魅影,但是后来我们才发现实体DNA分子发生了变化。最棒的是,现在我们知道源场最重要的情绪特质是爱。瑞恩博士证明了爱对DNA有直接且重要的影响,而且很可能与制造DNA魅影使用同样的能量传递过程。

    更高的同调性,更强的组织,更紧密的结构与更好的结晶体,所有这些特性都告诉我们,能量场﹑分子与细胞都是以更和谐的方式运作。这也是人类第一次以科学方式证明爱,爱不是一种抽象的情绪或生物学概念,也不是与生俱来的繁殖渴望。现在,我们可以说爱就是宇宙能量的基本原则。人类彼此的同调性越高﹑结构越紧密﹑相处越和谐,世上就会有越多爱。